白祐帆
跳舞是生命的渴望
我從未想過,舞蹈竟然能讓我的人生有如此大的轉變。 對我來說,跳舞是一種渴望。兒時身處在鄉村的傳統家庭中,也沒想過去找舞蹈教室學舞,但看到電視、聽到音樂,身體就開始舞動了。據爸媽說,在我還很小時,在我根本回憶不起來的年齡時,就已經會自然地隨著音樂舞動。我想,舞蹈是我身體的印記,或許在出生前,這份感覺就已烙印在靈魂。後來,一直想著要進社團學舞,沒想到等到了大學才如願。 在我大三升大四的時候,我來到我人生的轉捩點。研究所還是跳舞?我必須選一個。此時對我來說,跳舞早已不是玩票性質:數不清的練習以及上課,還有一場場的比賽,早已一步步讓我走向專業舞者的路。但,如果我要考研究所,我必須全力投入,才能進入我想要的學校,這也意味著我無法兼顧我的舞蹈。幾經掙扎,我選擇了繼續跳舞,畢竟這才是我的熱情所在。當然這樣的選擇對家裡來說是非常令人擔憂的。當周遭的人都在準備考試,當父母周遭的親戚朋友都一面倒的不看好,可以想見我父母的焦慮與擔心。「好好讀書向上,找個好工作穩定的成長不是很好嗎?」「教跳舞會不會餓死阿?」我能理解他們的擔憂,但這阻止不了我走向這條路。為了讓他們心安,我不放棄任何賺錢的機會,同時一邊更精進我的舞蹈。到今天,穩定的舞蹈收入,數不清的競賽表演經歷,父母早已改口:「我兒子是國標舞老師喔!」從他們引以為傲的口吻中,我知道我已經開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