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台灣的各項運動,都到了需要徹底翻過一次,整體改造的時候了!
今天有兩家媒體來電想採訪我對謝淑薇「不再接受國家隊徵召」事件的看法,再加上有不少朋友私訊詢問,就讓我統一來說說我的看法吧! 首先,對於整件事情的演變,我第一個最深的感受,是遺憾! 我和淑薇不熟,只有幾面之緣,但依照常理判斷,選擇在奧運這樣的大賽前,宣布放棄代表國家隊的權利,所要承受的壓力與要付出的代價,相信我,絕對不是在電腦面前打字的我們可以想像的! 所以,不管淑薇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要讓一個過去一年多拼了命拿到奧運女單參賽權的選手決定放棄代表國家,這肯定是個很沈痛的理由! 至於原因?有人說是為了錢,有人說是為了和其他選手對抗,有人說是為了和協會對抗;我想,這永遠沒有人搞得清楚,甚至,可能複雜地連淑薇本人都不見得有辦法理得清楚。 事實上,不管淑薇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如果我們的體制中已經有嚴謹的制度、一個可受公評的制度,以上這些原因,今天都沒有任何討論的必要性! 再來,我想談談制度! 以台灣的網球運動發展狀態,目前幾位知名的國手,很多都是從小受家長啟蒙,而當中有不少家長甚至迄今仍擔任著教練的工作,原因很多,可能是無法找到信任的教練,或是因為這樣不用負擔昂貴的教練費,不管如何,家長能夠把孩子帶到成為職業選手,並且打入四大賽,不管家長有沒有選手和教練的相關經驗,我們都應該報以很高的尊重! 雖然,教練家長帶職業賽事沒有任何問題,但帶國家隊,問題就開始複雜了!我們將心比心,如果自己的孩子打入亞奧運,我們自己當教練,誰能保證不會對自已的孩子多關照點?而若一般選手與子女選手同時出場比賽,究竟要關注哪一場? 目前,網協的教練遴選標準,以選手的成績為主,不管是哪一個版本,都是由排名較高的選手優先決定由誰來擔任主教練,但現在問題來了,所謂的「排名較高」,究竟是依據單打排名?還是雙打排名? 時常關注網球運動的朋友都知道,國際網壇對於單打和雙打選手的對待,不管從獎金、贊助金與場次的安排,都有非常明顯的差別;也就是,單打比雙打重要的多。我們再來看一下台灣,尤其是代表國家的亞奧運,台灣奧會和體育署所在乎的,則是哪個項目比較有機會奪牌。對台灣的選手來說,雙打奪牌的機會,看似比單打高,因此,爭端自然發生! 舉個例子來說,2008年北京奧運,當時因為詹莊組合在 2007 年奪下兩個大滿貫雙打亞軍,所以當年的教練或是國家資源,幾乎都賭在詹莊組合,但偏偏,盧彥勳在男單第一輪就擊敗了當年世界排名第六的 Andy Murry,闖進的輪次更甚於詹莊組合;然而,諷刺的是,當時引起國際媒體矚目的盧彥勳,竟完全沒有被安排正式教練。 那年奧運結束,我就寫了一篇文章,台灣需要長期的國家隊教練制度,男隊和女隊都需要,這是目前世界各國的趨勢,然而,八年過去了,這個制度還是沒建立,這段日子以來,每當我看到媒體討論謝淑薇事件,我都想,為何沒人深度地探討國家隊教練制度面的問題? 最後,我想說的是,不只是網球,台灣的各項運動,都到了需要徹底翻過一次,整體改造的時候了! 從教育制度、體育班制度,運動員不用讀書的荒謬,到國家隊選手和教練選拔,每一次亞奧運,都要吵一次,這難道只是個人的問題? 沒有嚴謹的制度,台灣的運動產業不會成氣候,沒有徹底改革的決心,繼續讓目前檯面上這些人掌握資源,不參考國際上最新的發展趨勢、不融入新血,台灣的運動選手及運動產業,只能自求多福! 一支 iPhone 的產出,需要超凡的品牌設計團隊和嚴格管理的精密代工廠。台灣一直沒有完整的體育政策、沒有「運動產業」產業政策、沒有好的教練團隊、國家隊教練制度,卻在期望台灣可以出世界級的運動選手?這都是假的。因為,奇蹟,不會重複發生! (本文作者為台灣運動產業協會理事長、蓬勃運動事業執行長)
專欄
你的生活決定了你的身材
身材、外型、身形 ....... 等諸多身體外表的名詞,已經成了現代人生活的重心之一,而瘦身、減重、減脂、增肌等各式各樣對於身材的目標,也成了網路或是聊天時的重點之一,顯示人們已經愈來愈重視自己的外型。  目前普遍看到的一些關於人們追求目標身材的重點,主要集中在營養以及運動兩方面,包含了飲食的控制與選擇、運動的種類與規劃、恢復的時間與品質等,確實都是值得我們去探討與思考的主題。  大致來說,一個人身材的成形,其實是他如何生活的方式所產生的最終產物 - 坐式生活居多的人,相對的用來維持身體直立、對抗地心引力的姿勢肌群自然會比較弱,容易造成比如下背痠痛或是駝背的姿勢;營養攝取量遠大於身體活動量的人,當然身上會囤積比其他人更多的脂肪;而長期缺乏高強度心肺訓練的人 ( 簡單的說就是讓心跳率拉高的身體活動 ),心血管功能沒有得到適度的刺激,除了會有較高風險的疾病機率外,也由於功能不佳無法從事強度較高的活動或運動,相對的無法培養出適當的肌力與體能 ( 恢復能力、代謝功能不佳時,在肌肉的增長或是脂肪代謝上都比較不容易有太大的效果 )。  除了這些外在的飲食、運動之外,心理狀態也會表現在一個人的外表身材上 - 根據研究,某些憂鬱症或是壓力大的人會透過飲食來解壓,形成體脂過高的情形;或是我們常見缺乏睡眠、或是壓力大睡眠品質不佳的人,容易在臉上長痘痘 ( 相信許多人都有熬夜之後就會長痘痘的經驗 )。  因此一個人的外表身材,決定於他的生活型態 : 一個人如果長期飲食無節制、飲酒過度,容易影響代謝功能同時累積許多多餘的熱量,自然會有較肥胖的身型;保持規律的生活習慣,作息有時,維持固定運動習慣,自然比較容宜維持理想適度的身材。  一個人的生活型態,其實包含了生活中所必須的諸如飲食習慣、活動量、休息時間、心理狀態等各式各樣的變數,這些影響身材的變數以及達成效果所需要下的功夫,靠的是長期、連續的方式,比如說長期的飲食控制、持續且有計畫性的運動、規律的休息睡眠 ... 等;缺乏穩定且漸進的養成習慣,即使短期內達到目標,但是沒有融入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就在動機轉弱或是消失時,又重新回到過去的生活方式;無需太長的時間,就又回到最初的樣子。( 最明顯的例子比方說某些演員為了拍片在兩、三個月內練出一身肌肉線條,拍完片之後又回復到過去多脂的身形 )   要有效長期維持理想的外型,唯有在改變了生活的方式,讓這些改變自然而然的融入生活中後,才能有效的維持效果;更重要的是,讓這個改變的經驗,長期且有意義的成為人生生活中的一部分。
專欄
跳舞是生命的渴望
我從未想過,舞蹈竟然能讓我的人生有如此大的轉變。 對我來說,跳舞是一種渴望。兒時身處在鄉村的傳統家庭中,也沒想過去找舞蹈教室學舞,但看到電視、聽到音樂,身體就開始舞動了。據爸媽說,在我還很小時,在我根本回憶不起來的年齡時,就已經會自然地隨著音樂舞動。我想,舞蹈是我身體的印記,或許在出生前,這份感覺就已烙印在靈魂。後來,一直想著要進社團學舞,沒想到等到了大學才如願。 在我大三升大四的時候,我來到我人生的轉捩點。研究所還是跳舞?我必須選一個。此時對我來說,跳舞早已不是玩票性質:數不清的練習以及上課,還有一場場的比賽,早已一步步讓我走向專業舞者的路。但,如果我要考研究所,我必須全力投入,才能進入我想要的學校,這也意味著我無法兼顧我的舞蹈。幾經掙扎,我選擇了繼續跳舞,畢竟這才是我的熱情所在。當然這樣的選擇對家裡來說是非常令人擔憂的。當周遭的人都在準備考試,當父母周遭的親戚朋友都一面倒的不看好,可以想見我父母的焦慮與擔心。「好好讀書向上,找個好工作穩定的成長不是很好嗎?」「教跳舞會不會餓死阿?」我能理解他們的擔憂,但這阻止不了我走向這條路。為了讓他們心安,我不放棄任何賺錢的機會,同時一邊更精進我的舞蹈。到今天,穩定的舞蹈收入,數不清的競賽表演經歷,父母早已改口:「我兒子是國標舞老師喔!」從他們引以為傲的口吻中,我知道我已經開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